試著放縱自己,卻總牽絆于過多的束縛,依循著規律生活的只是一具失去靈魂的軀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