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科學生諗啲咩?】Part.3

1.讀醫不代表死讀書

讀醫給別人的印象是高材生、讀書出眾的一群,甚至有人認為他們是書蟲,那醫科生自己又是怎麼說的呢?Frank表示每人的讀書方法不同,但始終不能「死讀爛讀」,學習後如果不能運用出來也是浪費時間。學生們應該取得平衡,每天抽一點時間去學習一樣東西,再去加深對它的認識,這樣便會事半功倍。其實醫科生並不是書蟲,不是只會日以繼夜的溫習,據我所知,有同學能夠兼顧運動、學習兩方面。至於在看論文、資料方面,Frank提到雖然醫科有一定閱讀量,但其他學科如:法律、文學也有不少的資料需要消化,其實份量都差不多。Frank亦說到可以將藥名當作「一家人」便會較容易掌握。阿麟則說初期面對藥名可能會較難,但認識較多藥名後會發現它們有特定的形式,會慢慢熟讀。

2. 第一次的解剖堂

醫科有分內、外科,在一個大的科目下亦有不同的專科。Priscilla表示較喜歡外科──做手術。第一次解剖堂由六至七位同學處理一具屍體,她感到緊張、興奮、神奇,但也不會覺得嘔心。對於血的恐懼,Priscilla和同學們並不覺得嘔心,Frank則說看得多便會開始習慣,就算有同學第一次覺得嘔心,當您接觸十多二十次便沒有什麼特別感覺。

3. 一個深刻的經驗

Frank在初期實習時,尚未掌握如何有效與病人溝通,可能病人滔滔不絕地說了三十分鐘仍然未說出重點,不清楚他要表達或需要甚麼。這時候應盡量聽病人訴說,不要打斷他,在話語中猜想其深意。有一次,看到一位資深的醫生一語中的,說出病人的痛處,病人竟然在醫生面前哭了起來,這令Frank明白要使病人感到受別人理解是非常重要的事。除了在本地的醫院實習外,中大醫學院亦鼓勵同學到外國,看看國外的醫院運作,例如到較落後的國家。Priscilla選擇在五年級的暑假期間前往非洲交流。Priscilla訪問一間在村落的小型醫院,醫院細小簡陋,內、外科都只有一兩個病房,其他設施亦非常簡單。Priscilla說在這裡工作考驗醫生們的臨場應變能力,在香港我們會依賴科技,但在非洲沒有機會可以使用機器做測試,因此十分依賴醫生的臨床知識。Priscilla亦表示非常敬佩在窮困國家工作的醫生,例如無國界醫生。這次的體驗亦令她考慮將來會否再會去這些國家做義工。

4. 將來的去向

阿麟本身對成為醫生科學家有一定興趣,但未來幾年仍然會專注在累積臨床經驗上,待數年後技巧更成熟的時候會再考慮決定未來去向。Frank亦表示同意,並會考慮向這方面發展,亦說到黃曦教授是許多醫學生的偶像,在臨床、科研上有很大成就。中大醫學院都希望學生向這方面發展。此外,有關進修方面,Frank認為持續進修不只為了證書、資格,因為醫學變得很快,若永遠只停留在一個空間,您就不會知道外界的變化。為了病人、為了知識、為了自己其實都有需要不斷進修。

電子資訊服務

想了解更多教育及親子相關的資訊,可以訂閱「新城教育+」電子資訊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