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考你】「理想」與「現實」嘅你差距有幾大?

「諗掂想讀咩未?」「我想以後讀心理學,做心理學家!」「喂,你而家個成績入到大學我都覺得唔錯喇,讀心理?你掂唔掂吖?」港鐵中穿著校服青年的表情晃眼間由語帶興奮轉而無奈,別個頭,在旁的中年婦人低著頭繼續在手機遊戲世界中翱翔。 

個人的概念、認知和身份建立是青少年發展的必修課,自我認同感高的人會對自己較有自信,反之會對自己的想法和決定充滿懷疑。青少年階段,無容置疑地,是一個形塑自我概念的關鍵時期,隨著生理發展與社會要求的轉變,青少年對自我的敏感度和自省的能力與動機都會隨之增強。人本主義心理學大師Carl Rogers 認為一個人能否自我實現成為一個「完全的人」(the fully-functioning person) 是取決於早年有否得到父母無條件的關注、接納、支持和愛,而當「理想的我」(ideal self) 和「現實的我」(actual self) 的差距愈少,個人的自我接受感便越高,也就越能夠發揮潛能,努力追求目標和達至自我實現。若然「理想的我」和「現實的我」的差距很大,個人呈現出自我衝突和不能接納跟欣賞自己,則較容易產生壓力或擔心自己不能追及期望的焦慮。 

孩子從父母和同伴友儕間得到的社會支持對建立其正面的自我認同非常重要。Harter (2012) 指出,假若小孩子的「理想的我」和「現實的我」的差距很大,而同時得不到父母和朋友支持,便很有可能產生負面的自我評價和自尊感受影響。想減少「理想的我」和「現實的我」碩大的差距,首先可以多些以正面語言支持和鼓勵青年人繼續探索其目標發展的可行性,以接納和開放討論的態度去減少對青年人的懷疑和評論。就上述例子而言,當子女說出其心目中想達到的升學目標時,我們可以了解:「你想做心理學家,你覺得有啲咩可以計劃同去做,而增加你成功的機會?」其次,我們也可以協助青年為自己訂立一些精確、細緻、可量度、可達到和具有時限性的目標,鼓勵他們以積極行動去拉近理想或目標的自己與實際的自己之間的實際差異。

Ref:

Cook, G., & Cook, J.L. (2014). The world of children (3rd edition). Boston. Pearson.

Harter, S. (2012).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self: Developmental and sociocultural foundations (2nd ed).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輔導心理學家  方婷小姐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部

 

 關於方婷小姐

 輔導心理學家、國家級心理諮詢師、樂融整合心理治療中心創辦人,碩士畢業於悉尼
 大學傳理系及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並分別擁有電影系和心理系的學士學位,
 累積超過10年戲劇、電影、傳媒工作及專上學院教育經驗,現兼任美國上愛荷華大學、
 香港大學明德學院、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香港浸會大學持續教育學院、香港公
 開大學李嘉誠專業進修學院、香港青年協會講師,

 2015及2017年度香港金閱獎得獎者,著有:《做自己的心理催眠師》、《做自己的失
 眠治療師》、《改變自己的勇氣讓心靈自由》和《別再恐懼自己的恐懼:25個恐懼治療
 與自療》等暢銷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