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land Code (五)】做事高效率的事務型

我們會留意到不少高中生會處於未定型 (Identity Moratorium)的自我狀態,當步入DSE考試階段,前途問題對他們來說變得急切,危機感漸生,心態上開始想為自己的現況作一些改變,內心卻有很多不確定性,遲遲未能下定決心,最後只單靠對自己片面的認識而草草地作升學的決定。

 

「我來見輔導是希望讓自己更清楚怎樣規劃人生。」就讀中五的阿光令我印象深刻,感覺就是非常重視自己將來,首次見面已開門見山,劈頭就對筆者說起此番話來。我順他意,展開了我們之間的對話。

 

尹:「看來你對這次的面談挺有期望,不妨告訴我,你的樽頸位是怎樣?」

光:「我數學和會計的成績都很好, 我不介意每天工作對著數字,按照自己學科成績入讀會計系應該問題不大,父母和老師都很贊同。」

尹:「但同時間你心裡有別的發展方向?」

光:「對,但其實我內心又好想成為一個護士。」

尹:「關於這部分,請你告訴我多一點。」

光:「我小時候曾經有過一場大病,在醫院住了足足一個月,我記得當時有位護士無論幫我探熱或抽血時都很細心,每天定時來看我又講故事給我聽,我覺得她很專業,由那時開始我就有了成為護士的想法。」

尹:「依你所見,要成為護士,你需要有甚麼特質?」

光:「 做事要好精準,對病人要好細心,給病人一種可靠安全的感覺。」

尹:「你剛才提到數學和會計科,你覺得自己是怎樣考取好成績的? 」

光:「 我做題目時很小心,提醒自己盡量避免看錯、計錯和寫錯,錯一個步驟也不行。」

尹:「聽到你如何形容自己嗎?看來你已擁用『成為護士』的特質。 」

阿光聽後好像真的獲得了一些啟發,之後也談多了自己對人生的看法。

 

從阿光身上,我們不難發現霍蘭德(Holland)生涯理論中所提及的事務型(Conventional)特質: 擁有非常優秀的組織力,做事講求高效率之餘 ,亦能有條理,這類型人的生活哲學愛務求「穩打穩紮,方為上策」,給人觀感就是細心可靠。然而,我們發現事務型人寧願實事求是, 處事「對事不對人」,也不會說話轉彎抹角,變相會給人一種不近人情的感覺。霍蘭德的六邊形 (Holland Hexagon, 1959) 並非只講求職業配對,而是看重如何協助當事人瞭解自己的處事特質,一枚硬幣總有兩面, 啟發他們留意個人性格所帶來的利與弊,學習在局限的環境中仍能展現自我。因此,在面對選科或升學難題時,青少年不要單憑學業成績來規劃自己的前途,反而要對自己的性格特質有更深的認識。

 

參考資料

Holland, J. L. (1959). A theory of vocational choice. 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 6(1), 35-45.

Marcia, J. E. (1966).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ego-identity statu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5, 551−558.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尹冠業先生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部

關於尹冠業先生

香港心理學會輔導心理學分部會員,擁有輔導心理學碩士學位,現致力從事兒童及青少年心理健康工作,具有不少提供校本服務及家長教育的專業經驗,亦曾於大專院校擔任研究、教育及輔導諮詢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