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壓力篇(二)『接受與改變』】

上期方婷小姐講到當我們「理想的我」(ideal self) 和「現實的我」(actual self) 有差距時,會呈現出自我衝突和不能接納及欣賞自已的情况。而焦慮和壓力就隨著擔心自己不能追及期望而出現。她亦建議父母用多些正面的言語去支持和鼓勵子女探索自我和定立­一些可達到的目標。今期我會在這裡分享一下處理問題和焦慮情緒的一些方法和技巧。

 

人本主義心理學家Carl Rogers有句名言: 「最奇罕的予盾就在於當我決定接受自己的現況時,我就能改變。」(The curious paradox is that when I accept myself as I am, then I can change.)  他的理論是這樣的: 當我們不能接受自己或當刻的感受時,我們會產生焦慮。但為了迎合親人或社會的要求,很多時我們也會選擇否定、抑壓、或扭曲自己焦慮的感受。久而久之我們對情緒和感受的察覺力便會減弱。但因為焦慮這感受確確實實地在身心累積,只是沒有被我們察覺和處理,累積的焦慮便充斥著我們的思維,腦袋亦難騰出空間去思考解決問題的方法。最終我們或會感到難以承受。

 

所以Rogers提出接受自己丶現實情况和感受的重要。但是怎樣能較容易或有效地接受和處理不同的感受和問題所產生的情緒呢?曾有學生表示自己害怕考試。他形容考試的感覺就好像比針刺自己一樣;它不只是一支針,而是很多支針一起刺似的。但這些針不是常常出現,只有在發惡時才會出現,就好像箭豬身上的針;當發惡時才會動起來攻擊人們。再經仔細描述和了解這種感受的特性、功能和意義後,他發現這箭豬原來想用刺針去提醒自己要努力才能有進步。而當這同學能清楚地方述敍這感覺是什麼東西和其背後的意義後,他便不再為此而感到害怕,從而更能專注地應付考試。

 

這同學用了比喻法去表達一些負面的感受。這正是家庭冶療師Michael White和 醫學博士Karl Tomm在他們的學術文章所提出的「外化問題,內化動機」的方法。當同學以第三身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感受時,那感受或問題彷佛與個人分離,使同學更容易地接受和談論那「害怕」的感覺,從而對它加強認識。而當我們對某種感受或問題有了更深的認識時,我們便不會為此而再感到陌生和害怕了。

 

參考資料:

Rogers, C. (1961). On Becoming a Person. London: Robinson.

Tomm, K. (1989). Externalizing the problem and internalizing personal agency.  Journal of Strategic and Systemic Therapies. 8(1), 54-59.

While, M. (1984). “Pseudo-encopresis: From avalanche to victory, from vicious to virtuous cycles” Journal of Family Systems Medicine. 2(2), 150-160.

 

輔導心理學家 馮靜雯小姐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部

 

 關於馮靜雯小姐:

 現於主流學校和輔導中心從事心理輔導工作。溤小姐擅長於兒童遊戲治療、情緒輔導、職涯規劃
 和婚前輔導。她亦致力研究提升抗逆力的方法及推動正向心理的發展,曾於不同社福機構及學校
 提供職涯規劃及正向心理講座。

 - 香港樹仁大學社會科學碩士(輔導心理學)
 -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組會員
 - 亞洲專業輔導及心理協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