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on Sir BAFS小Tips】4個管理功能 提高DSE分數 <下>

上回提到4個管理功能中的計劃(Planning)及組織(Organizing) ,今次就分析另外兩個功能 - 領導 (Leading) 及監控 (Controlling)︰

3. 領導 Leading

領導是每一個比賽成功非常重要的一環。

沒有具領導能力的教練,再好的班底也踢不出好成績;一間公司也必須要有一個好的CEO 才能帶領整間公司產生好業績;這樣,同理,同學也必須在他/她的考試路上有一個出色的老師帶領才能奪取佳績。

寫到這裡,我不想為自己賣太多廣告,我當然對自己的領導充滿信心,在此處我嘗試提供一些客觀的條件,讓同學尋找一個適合自己的DSE 導師:

1.他是否了解你。

正所謂因材施教,每一個學生都有自己獨特的強弱,一個好的老師須要按住你的特點去幫助你。有時候,一個學生不懂得做一條數未必是他的知識和技巧不夠,可能是英文理解或者是一些粗心大意問題,所以對症下藥才能真正有效幫助學生。

溝通和了解比能力和教材重要。

 

2.他是否有愛心。

偏心本來就是人的天性,無一個老師不會偏愛整潔聽話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但既然選擇做老師,就應該以關愛每個參差不齊的學生為一個老師最核心的價值

唯有擁抱這個價值觀,一個老師才能有愛心去接納學生的粗心、懶散、驕傲和叛逆。

一個老師無論自己有多捧,不能了解和愛護學生都不會是一個優秀的老師,學生亦難以從他/她身上獲得提拔。

 

3.他是否能管住你。

如果你問我:一個學生要在考試上成功,最重要是擁有什麼特質,我可以100%答你不是天份,是紀律。

說穿了,香港的公開考試,其實都是將歷屆試題加加減減,沒甚新意,學生如果有高度的紀律,編排好日程,每天作重覆性訓練,我相信天資再差也能奪佳績。

但紀律這東西正正是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所最缺乏的,所以一位良師必須對學生恩威並施,督促學生完成功課練習。

一個開開心心,甚至被經常學生欺負嘅老師其實尚未畢業。

 

4.監控 Controlling

監控呢個標題好似有啲負面,但其實內容非常正面。

監控其實不是要監視操縱學生,是要留心學生的學習進度,以肯定學生的方向沒有偏離當初的目標和計劃。

你有甚麼目標,就要有甚麼計劃,然後就要有甚麼監控。

 

以下我用一個例子去演繹四個管理功能如何協助一個學生達到目標:

軒仔於中四時就立志(計劃)在DSE BAFS奪星。

他自知數理比較強,但閱題就一般,這樣他首先就要找一位於講解能力和溝通能力都較高的老師去幫助他(領導),考試技巧其次。

這位老師應該和他一起討論如何去達到他的目標,中四五時適合用By topic 去操練試題,到了中六時則應該By Year 去練習。(組織和計劃)

有了一系列的計劃後,最後就是測驗考試(監控)。

首先要將5**這個目標拆細做中四、五、六要達到的目標。

中四目標可以較輕鬆,因為尚有時間,目標應該是全級首十名,然後中五首五名,最後中六目標為三甲。

此外該有定期測驗去量度軒仔對每課內容的了解,低分的要重學,高分的就可以待有時間才結合其他課題再測驗,直至毫無瑕疵。

有了這個周詳的管理,我相信會大大增加軒仔奪星的機會。就算未如理想,軒仔亦可以在監控過程中不斷得知自己的勝算,這對於他改變目標或策略,甚至去Drop 科(吐!唔吉利)都有支持和理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家長篇:

最後我會用太古城來再一次不厭其煩地帶出管理的重要性。

太古城是一個位於港島東的住宅屋苑。

雖然太古城普遍樓宇的樓齡已經很高了,下筆時有些大廈已經有四十年歷史,但它的樓價還是企得很硬,亦是其中一個最受香港中產人士選擇的屋苑,原因就是太古(Swire) 的管理。

英國企業出名管理嚴謹有制度,太古這一間在香港已經屹立過百年的上市公司就是表表者。

一開始,業主都會對高昂的管理費滿有怨言,但時間讓他們心服口服。

屋苑保安管理十分嚴謹,四周乾淨整潔;管理公司對大廈外觀亦有十分嚴格的要求,不能由業主自由改動窗戶或安裝冷氣機以保持統一整齊的外觀。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定期保養和維修,這亦是令一幢四十年樓齡的大廈,外表和結構有如十八廿二的青春的不二法門。

相比起很多其它管理費低,但管理不善的屋苑,日久失修不但影響居民的生活質素,更會減低樓宇價值,實在是:贏粒糖輸間廠。

其實不但是企業或DSE,管理是任可一件事成功的關鍵,家庭、事業、財富,所有所有都必須管理。

 

關於Aaron sir

- HKU BBA PolyU Msc

中學時代的Aaron就讀於中西區名校聖保羅書院,品學兼劣: 從不交功課、測驗考試肥佬當食生菜、食煙飲酒打架無惡不作。

他自詡為: 「最不受老師歡迎的學生」。

他認為自己不能適應香港填鴨式的教育制度,當年作為一個活力十足的男孩子,難以接受每天被監禁在一個課室八小時,他上學的意義就是為了小息放學打籃球,會考和高考,他也是靠自修和補習過關的。

於香港大學修讀會計及金融畢業後,他再於香港理工大學深造獲得會計理學碩士學位,並以CGPA 3.85 優異畢業。

在學實習時他已獲四大會計師行老闆挽留,但他立志要成為一個老師,他認為香港需要有「經歷」的人去教導他們這些異類。

碩士畢業後,他曾任大專學院講師,但Aaron 說他始終想做一名「真正的老師」,就到了當年和恒生商科書院齊名的莊啟程預科書院當一名中學老師。他說在莊啟程預科書院的日子是他最開心的日子,並笑言在那裡他「從新再讀中學」和「贖回他當年的罪孽」。在那裡他結識了學校的校花,最後成為了他的太太,不過不要誤會,這個校花不是一位學生,而是一位老師,他說多年來他也致力和所有任教的女學生都保持一段距離,他打趣說這是他作為一位英俊老師重要的教育操守。

自認個性貪玩的Aaron ,做了兩年老師就到了大型連鎖補習社現代教育做補習天王。

他立即回應:「首先,不是補習天王,只是一名補習佬。小時候也有補習,認為自己也可以做得很好,加上做了兩年老師,當年做學生的罪也贖夠了,就轉一轉新環境。」

其實他一早知道大型補習社是十分商業化,只是他沒有想到和學生的距離會這麼遠,最後他離開並創辦了Chocolate Education,摒棄了千人一班的工廠模式,和一班助教團設計了一個以學生為中心的補習課程,他自信地認為這個湛新的補習模式,能夠顛覆整個補習甚至教育產業,他笑說他應該獲取諾貝爾教育獎。

除了做老師之外,他亦是一位創業家,成立過幾間公司,每間都賺錢。他說: 「做生意是我的興趣。」

他現任一間每年收入過千萬的美容集團的執行董事。

除了籃球外,他喜歡打英式桌球、閱讀、寫作、coding,還有湊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