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學教育制度改革,始於近二十年。本來香港的中學有「三級制」:中學五年畢業會考分中英文兩種語言。中五畢業之後如想繼續升學(或那時在華仁書院預科畢業,英文和其他基礎訓練已經夠好,可以直入政府做行政官,幾十年後還有機會升到做特首),可以選擇讀中學預科一年,直升中文大學四年制;或兩年中六中七,升讀三年制的香港大學。

 

本來這樣的制度為香港學生提供非常足夠的選擇。因為中五除了考香港本地的會考,考生還可自行考GCE。GCE與英國三年制大學銜接,試卷比中學會考淺一點。而中文大學背山面海,有大自然的校園生活,香港大學則是一所城市的大學,學生寄舍的居住環境反而不如中大。英治時代,雖然等級分明,沒有Equality,其實內裏很公平,有Fairness。

 

那時讀完Form 5還可以準備考SAT,在香港一年預科之後升學美國。只要用心勤學,條條大路通羅馬。香港的填鴨式教育反而為學生在數理化在記憶方面打下紮實的基礎。如果及早去外國升學,反而得到思考和創造力的解放,數學家丘成桐就是其中的例子。

 

曾幾何時,香港與國際的大學教育接軌,我們曾經擁有東西方最好的精華。

 

今天香港的中學,一律定為六年,故意將英國大學三年制的直通鐵軌拆除。許多優秀的中學生讀完DSE的第五年,如果戀英情結深重,硬要接軌英國的A Level。香港的DSE可以令學生同時升讀香港和外國的大學,但IB則多數只通往外國。香港的九家大學據我所知對IB還是有點排斥,而傾向接受DSE為精確的考核標準。

 

學生到底應以記憶背誦為主,學好知識,再尋求飛躍,還是太早就培養所謂「獨立思考」和「批判精神」?這是教育學一個永恆的爭論問題。

 

少年兒童的記性好,我主張打穩基礎,趁小時候多背一些,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正如飛機起飛必須在停機坪和跑道上滑行,輪胎貼地全力加速才有衝上雲霄的一刻。中學教育就是飛機在停機坪和跑道滑行的時候。沒有足夠廣博的知識基礎,何來「批判」?今天社交媒體的群組留言充滿短小精悍但粗口謾罵的「批判」,但這種咒炮式的批判全無論據,也只對人不對事,未免令人失望。但是記憶、背誦,卻容易教出一班Yes Men和奴才。

 

這就要家長和小朋友自己把握分寸。

 

香港幾家名校,中學的基礎非常穩紮,是英國寄宿學校張臂歡迎的對象。香港的家長時時認為西方的教育一定優於香港,我向他們解釋:所謂西方,大西洋兩岸的英美已經很不同。單以美國,東岸和西岸也不一樣。英國的學制英格蘭大學三年,蘇格蘭四年。若單看英國的大學排名,你會發覺蘇格蘭有幾所世界級的名校如愛丁堡、格拉斯哥、聖安德魯,排名都偏後。因為這些排名榜是英格蘭的教育專家訂立的。今日如果西班牙官方推出大學排名,我相信巴塞隆拿大學一定包尾。

 

「一樣米養百樣人」,有的孩子適合在香港升學,有的適合外放。即使去外國,有的氣質品格適合美國,有的去英國才會大放異彩。我認識一個小朋友,不知為甚麼從小時各種農作物發生濃烈的興趣,他告訴父母想讀農業。父親一聽就聯想起「調理農務」,即時爆粗,但其實澳洲大學的農業非常好。讀Agricultural Studies?回香港連新界鄉議局也不會中國大陸他不會想去,但如果留在西方,或向聯合國和國際組織徵求職位卻一定可以在國際立足。

 

我們不知道AI 10年之後會取代幾多工種;在大陸讀Banking,也想不到今日因為支付寶流行而有失業風險,既然這樣,對於選讀甚麼學系,與其太早的功利計算,不如選擇留在香港,或者去西方國家。去西方,進一步選擇英國、美國還是澳洲加拿大。最重要有得選擇,而選擇邁出第一步,其餘一切,交給命運來決定,因為我們每一個成年人,都在面對一個前所未知的世界。

文章轉載至英識教育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