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本質是透過連繫、暗示、溝通結成複雜而有創意的合作關係,發展出批判性思維和建立人性的根基。近年來,這種結合所組成的教學方法名為「社交情感技巧」,可以「調節個人的思維,情緒和行為」。

戲劇及藝術的基本架構都有社會情感構思 (Socio-emotional constructs) 隱藏在內。不過我們不能期望這些構思會自然發揮它們的魅力。關鍵是我們能否明白及推斷其內涵,能否知道為甚麼,是甚麼,何時,更重要的是內涵如何蘊藏在內。第二,文字解釋並不足夠,親身體驗很重要。第三,蘊藏內涵就是以藝術推動改變的基礎。即使如此,單一次經歷甚至短期的經歷都不太有效,因為要培養新的思維習慣需要時間,要時間消化、吸收經驗,然後轉化運用。因此不論年齡,誇啦啦的各個項目都要兼顧以上三點,才能讓教學理念產生效力。

 

所以有甚麼可以改變青年呢?因為無論我們多努力,改變始終源自自己。答案是理所當然的兩個字:明白。

明白是認知,也是感受上的。認知上的明白,是理解一個情況,感受上的明白則是有關人與人之間的連繫。真正的明白是一種啟示,是有了新的觀點和看法那剎那間「哦!」一聲的大悟。這和年齡沒有關係,與事情大小也沒有關係。

在學校,我們教學是為了應付測試。是為了明白嗎?我的經驗就說不常是。過去十年,我們發覺要明白和有洞察力才最有助於變革,這是心和腦的事。

 

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我們都不難明白正面情緒包括被愛的感覺、自豪、快樂等,但負面的就沒有那麼容易了解。家長往往想保護孩子不受負面影響,所以即使偶爾提到都不會拿來討論。可是,無論正面或負面情緒非但不一定有破壞性,而是可以給我們很多教和學的機會。

誇啦啦在Bravo!香港青年劇場獎勵計劃為年輕演員提供海外文化交流的機會,我們看舞臺演出、去博物館、公園、在城裡遊覽,共四星期。這並不是逛逛街買東西,所有活動都和學習有關。一個夏天黃昏,我們去英國倫敦Playhouse劇院看「森林」。那是一齣獲獎戲劇,描述法國加來市現已拆毀的難民營裏的生活。那次演出十分震撼,不同國籍演難民的演員包圍着我們,有實錄的電視紀錄片在播放,現代世界的難民問題變得逼切感人。

 

劇終後,有些年輕演員仍在發抖,有些還在流淚,有些在沉思感受。我對他們說,當演員和做人能夠「感同身受」(Empathy)是寶貴的優點,在他們身上牽動新思維和深感情。這經歷是個很好的學習過程,學理性分析和用心感受。

在戲劇裡除了對白,觀眾更可以從角色的面部表情和身體語言讀到角色的情感,這兩樣都可以比語言更有力。當我們可以從別人的角度看事情,那就是「感同身受」。劇裏的角色遭遇感染我們,是因為我們明白他們的處境和險況。能「感同身受」也讓我們深入自己的內心世界。我們受過痛苦,所以理解難民失去朋友的痛苦。自己內心的感受可以讓我們同樣感應別人的感受。

 

透過Bravo!,我們幫助年青演員處理心中腦裡奔騰的粗略情感,退一步來對事情作全面觀察。除了感同身受,還要學抽離而不是淹沒在他們所見的悲劇中,即使演戲的情境確實可能真有其事。

我和同工在誇啦啦看年青人被家長,甚至搞教育的人寵溺可謂司空見慣。在二十一世紀生活不會很容易。世界驟變不可預測。我們要他們長大,能夠應變,就不要把他們養在溫室內,隔絕人生的現實,去保護他們。經歷恐懼,就有希望。我們需要讓他們從戲劇和別的藝術模式間接取得經驗。這樣他們才有機會明白,可以成熟和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