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教育制度和整個社會環境都反映一種心態:量化數據比一個人的自覺和抱負來得重要。

然而,21世紀的現實是年青人要具備多種技能才能應付不同挑戰,課本和考試已經不夠用了。他們需要跨學科交流、樂於合作,還有創意和明辨性思考。

藝術一般都被看作與情感有關,是「軟性」技能,不如理科的「硬性」技能那麼「好」。但事實上,真正對藝術有興趣的人都知道,它並不「軟」柔。藝術家創作時所下的時間、苦工,還有對體力、耐力、智力和批判力的要求和科學家同樣嚴格。相反,科學家的工作也可以富想像力、闡釋性,多層次,教人情緒波濤起伏。

如果藝術只談感情,也就只是感情用事,真的有點凌亂。可是,人到底不是電腦,我們是有血有肉,有頭腦,有心肝的人。

在誇啦啦這些年的工作讓我發現,最干預年青人,甚或成人發展的是恐懼。香港文化着重謹慎,生活在一個安全第一的城市會促使生活節奏變得穩定,但反過來就是我們不愛冒險,因此欠缺競爭心態,較少創意。我們怕出錯,怕不跟大隊,於是循規蹈矩防有失誤。

 

在誇啦啦的Sm-ART青年計劃裏,不少來自本地學校的年青人一開始都有這種恐懼,所以每屆第一年的工作是要營造一個安全區,讓孩子打破恐懼,取得他們的信任。小學生往往還好,但過了12歲,情況就大變。多數人都害怕答錯、害怕答不中老師預期的答案,被人耻笑。在課室裏,孩子開始失去自尊和自重;當知道自己的意見根本沒人注重,想也無用,說也無用,何必費心?

歸根到底,我想我們恐懼是因為內心世界渴望得到人家的嘉許,又不知如何理解和表達對生命的看法,所以隨俗比較安全。小學生每天放學後都去補習,求考試考得好些,進間好些的中學,好些的大學,找份好些的工作,人生便可以一線牽,很合邏輯。可悲的是,我們見到這班一線發展的年青人和孩子們眼底裡全是空洞和茫然。身在而心神不在,像個機械人。

他們在心的房間但心不在。

除了公民課,感情在香港的教育體系裡好像不值一顧。即使有提到也只是由上而下教訓式的道德觀和價值觀,不是生活裡的體驗和探索。孩子偶有表達一下情感就被當作發脾氣、有點不規矩。 

藝術助長自信和自重。這是自我反省及認識自己的過程,而不是跟隨別人的指示。就好像指南針,要弄清楚自己的目的和方向,然後與人相處。用思想去分析眼見的事物,再經過心的感情維繫。    

說回Sm-ART青年計劃。在每屆第一年,我們讓家長帶孩子和我們見面。由於收生人數有限,我們都揀選父母不代答問題的孩子。家長堅持代答問題,令孩子很不開心,久而久之就不說話,有話都不說。                  

我們問家長他們想孩子在哪方面有改善,他們都答得很爽快,但問及強項,他們通常都無話說,有一兩位更嘲諷地說「電腦遊戲」,然後有人哼笑點頭。那麼多家長只說得出孩子的弱點而說不出擅長的地方,實在令人震驚。                   

我們曾經把一幅圖畫給家長看,作品是深色的紊亂,一團糟的線條。多數人都說畫畫的孩子髒,畫得不美。少數家長(一般都是母親)卻明白,圖畫表示孩子不開心、很苦惱。這些母親可能沒有接觸過藝術,家庭環境也不算富裕,卻直覺地感受到孩子的心情,知道他們那天過得糟透了。

這就是藝術的力量。用不着語言,卻充滿了人性與人情,可以改變人。唯有打開心門,才可讓教與學把「活着」的感覺帶進人心。教育不光是把數據塞進腦袋,心和腦可是連在一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