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榜,唔係一個人嘅事】與學生一起面對DSE成績

應屆DSE考生很快就迎來放榜的大日子,筆者身為前綫輔導心理學家,曾與不少年青人共度過這個忐忑不安的時間,深明他們的焦慮與擔憂,而家長相信也正躊躇著如何協助子女度過這個關鍵的人生關口。

 

對於在香港長大的年青人來說,面對放榜確實並不是想像中容易,因為他們要在很短的時間內處理非常大量的情緒,同時需要為自己作出一個重大選擇,而「作選擇」並不常出現於這群年青人的過去。因為他們在高中以前,人生大多數的事情都是被安排好的,但現在不單要面對自己的成敗得失,還要為自己的未來與人生作選擇,從這個角度看來,放榜絕對是一件會令他們感到焦慮的事情。

 

雖然香港提倡多元學習也有不少年頭,但生活在華人社會,一般大眾還是十分重視學業成就。父母只要一想到子女現在的選擇可能影響到往後的人生,就難免會焦躁起來,亦繼而開始「給建議」,例如父母會說「你這樣的成績還是讀法律系比較好,薪金高,日後買樓也較容易吧」;「讀完哲學出來一定很難找工作,你還是選讀教育吧,出來可以做老師,找工作也較容易」;「考成這樣⋯⋯不如你重讀,再考多次DSE吧!」。


   
很多父母其實看見兒女的焦慮,自己也很心痛,但華人文化中家人相處較少直接表達感受,若子女遇上困境,父母很快就跳至「給建議」,直接向子女說「我覺得這樣/那樣做會比較好。」,但父母不要忘記「我覺得那種方式比較好」,很多時是源於自身過去的經驗,那些所謂「正確選擇」其實是帶著父母親的性格或自己的信念,台灣諮商心理師邱淳孝(2017)曾分析了四種家長性格會如何影響子女於放榜後「作選擇」:

1. 生性謹慎的父母,會要求子女打「安全牌」;
2. 自我要求高的父母會希望子女「再博一博」;
3. 承受不起子女痛苦的父母,會容易心痛、心軟,就會告訴子女「有學校收就好」;
4. 沒有安全感的父母,就越希望子女的人生不要出差錯,就會越想要「介入」子女的選擇,希望孩子照自己的意思去做。

子女在這個過程中,一般都感到很苦惱,因為放榜己令他們思緒混亂,自己剛要開始嘗試做選擇,但又要應對父母的建議與提問,就會亂上加亂。所以,若要減低子女的焦慮,實際上父母可能先要減低自己的焦慮(邱淳孝,2017)。


   
在這個非常時刻,筆者認為父母最需要學懂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分辦到「自己」與「子女」均是獨立個體。若面對子女受苦,為人父母一定想去保護他們,心裡總有股勁想幫他們做些甚麼去紓解困境,父母只要感覺到自己稍稍冒出這種念頭,就要告訴自己先停下來,因為現在給予任何建議,都只會讓子女思緒更加混亂。

 

父母請謹記,子女在放榜前後數天最需要的並不是建議,而是心理上的支持,而這種支持必須是無條件的,若父母能跟女子說「不管你做甚麼決定,我們都會支持你,因為那是你的選擇,你的人生,或許未來你會發現自己不喜歡這個選擇或選錯了,不要緊,我們都願意與你一起面對」,子女定必感受到父母這種無條件接納與支持,人本心理學之父羅傑斯 (Carl Rogers)稱此為「無條件正向關懷(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或許這是父母能夠帶給子女最大的禮物。

 

部份子女未必不太習慣父母有這樣的反應,可能會反過來向父母索取意見,若有這種情況,建議父母可以給子女分析每個選項的利與弊,但強調最後決定的人仍是子女自己。若父母都能忍著不說出心裡認為「正確」的建議,而是讓子女為自己作決定,這樣一方面子女會為父母對自己的信任感到欣慰,而另一方面父母亦讓自己的孩子真正成長,開始成為一個肯為自己決定負責任的成年人。

 

參考資料:

邱淳孝(2017)。學測放榜,父母孩子大亂鬥! 父母/孩子如何面對選擇的壓力?。取自https://bit.ly/2Jp05Ks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余鎮洋先生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部

 

 

關於余鎮洋先生

余先生專長於幼兒、兒童、青少年、大學生及家長輔導及評估工作,於大專院校為本地學士及碩士學位學生擔任研究督導及臨床督導工作,並教授個人成長課、團體輔導、異常心理學、社會心理學、性格與個別差異、自閉症譜系障礙等課程。余先生亦致力研究及推動正向的輔導及教養方法,積極於不同大專院校、學校及社福機構舉辦個人成長、生涯規劃、精神健康講座與工作坊,對協助掘個人潛能及強項別有心得。

 - 香港樹仁大學社會科學碩士(輔導心理學)
 - 香港大學家庭研究院證書課程
 -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 亞洲專業輔導及心理協會註冊臨床督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