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偉校長專欄】世有伯樂 然後有千里馬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這是唐代著名文學家韓愈的名句。他在《雜說四‧馬說》中就提到「慧眼識馬」的重要。如果一匹千里馬沒有被發掘,牠們的命運「只辱于奴隸人之手,駢死于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

 

千里馬本來可馳騁千里,助主殺敵,勇戰沙場;可惜未被選上,只留在狹小的馬房,做搬運重物之事,白白浪費了跑得飛快,躍得勇猛,能日行千里的本領!人何嘗不與馬一樣,有些人才,雖然聰明能幹,可惜因種種原因懷才不遇,有志卻不得申,有才華卻未能展現,鬱鬱寡歡。另一方面,不少機構組織,國家政府都求才若渴,但投訴社會上無足夠的人才如《馬說》曰:「天下無馬」嗚呼!其真無馬邪?其真不知馬也!」

 

說實話,在萬千馬群中能挑選「超級好馬」和芸芸眾生中「選賢與能」確實很不容易;要伯樂和良駒相得益彰,伯樂的一雙火眼和千里馬之努力缺一不可。千里馬能喜遇伯樂的例子都令人津津樂道。現今的名嘴,被喻為才子的陶傑(曹捷)在英國待了多年,後來得金庸賞識,邀請他回港撰寫專欄文章,讓他開展文化的事業。

 

前港大校長徐立知雖現為國際著名的基因研究者;但許多年前他在中大時只以三級榮譽畢業,以這樣的成績,一般無望升碩士課程,幸好當年遇上他的伯樂麥繼強教授,知道他有研究的潛質,極力推薦他升讀生物系碩士課程。徐立之不負恩師提攜,繼而到美國匹茲堡大學完成博士學位,及後在DNA研究找到自己的研究興趣,最終成為了這方面的權威。

 

最近,在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凌羽一博士,也接受了他的邀請出席一個有關升學的講座,席間認識到新城電台的朋友,他們知道我也喜歡寫作,便請請我寫些文章,便是這個欄目的緣起了。我希望透過《喜遇伯樂》,和大家分享資優教育的精髓,名人的成長故事,家長和老師懂得因材施教的重要,發掘、發現和發展孩子的多元智能,讓孩子潛能盡顯,甚至出類拔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