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驢

南宋詞人辛棄疾說過:「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一個困難剛離開我們,下一個便接踵而來。沒錯,學會如何妥善面對生命中的逆境,就像水手們必須學會游泳一樣,已成為這一代必須學會的功課,好讓他們能應付這個變幻莫測的世界,「有備無患」。

 

有些人接受不了逆境,在逆境中感到無能為力;他們又把逆境「定型」,認為除非別人或環境改變,否則,自己的情況是絶不會改變的——這就是「定型思維」了。

 

有些人對逆境抱正面的想法,把逆境看為挑戰,認為有危有機,逆境是成長的機會。困難的核心在於「挑戰超出自己所能應付的能力」;因此,要克服困難,便要從改變自己的想法和方法開始,並反覆練習,直至「應付的能力超越克服挑戰所需的能力」為止——這便是「成長思維」了。

 

其實,歷史中的中國充滿艱難,因此,在中華文化中孕育出強烈的「成長思維」元素。

 

孔子說:「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指出困難能幫助人認識自己,並測試自己的能力。老子說:「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能認識自己,是個人成長的一大指標。

 

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明確指出逆境是提升人能力的機會。

 

孟子也說:「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指出做得不夠好,便要求自己作出改善。轉變產生轉機,要靠轉變別人來產生轉機,倒不如直接一點,由改變自己開始。試想想,連自己都改變不來,又為何期望別人改變呢!

 

在《列子學射》這個故事中,關尹子提醒列子在修身與治國兩方面,應跟學習箭藝一樣,「不察存亡而察其所以然」,即是不要太注意成敗得失,而要把注意力放在方法上,要明白什麼方法才可行,亦要明白方法為何可行。

 

孟子又說:「博學而詳說之,將以反說約也。」怎樣才算學會?努力學習之後,能做到詳細闡述學會的東西,又能夠深入淺出地把它表達出來,這便是學會了。

 

具備「成長思維」的人其實是較「謙卑」的人,他們能接受自己有不足之處,不需勉強自己去「文過飾非」,或找方法來證明自己、掩飾自己的不足。他們也是較「喜樂」的人,他們能正面看待逆境,「不怨天,不尤人」,不花時間在遷怒別人,亦享受從跨越困難時找到的滿足感和快樂。他們也是較容易「成功」的人,他們在逆境中不斷「努力學習」、「自強不息」,「鍥而不捨」,不斷更新自己心意,並提升自己解難能力。

 

孔子曾說:「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孔子的確好學,亦由於好學,他在面對重重逆境時,不斷學習與成長。

 

孔子這樣描述自己在不同階段的學習;「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因著具備「成長思維」,成為了終身「追求學習」、「立己立人」、「困而不惑、迷而不惑」、接受「自身限制、人生使命」、具備「情緒智商」、在各方面都表現得「恰到好處」的人——難怪他能成為儒家思想的代表人物,更成為中國人心目中的萬世師表。

 

為了推動成長思維,筆者即將成立一個名為「成長思維教育協會」的慈善機構,推動大家在家中、學校或學校以外的地方,發展具備「成長思維」的下一代,裝備他們在風雨飄搖的世代中,無懼困難,堅毅奮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