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校長與你同行:情人節,談情話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元好問《摸魚兒》)

 

多年前,我曾經教過一位中六理科班男生,他說愛上了一位中六文科班女同學。可是,「男有情,女無意」,結果,愛情未曾開始,已無疾而終。

 

男同學看來很受打擊,傷心欲絕。為了安慰這隻在愛情路上受了傷的迷途小羔羊,我對他說:「放心吧!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真意想不到,這句「不經意」的說話,竟然應驗了。多年後,幾經波折,這位男同學最終娶得美人歸。更奇妙的是,他們的孩子竟考進了播道書院,我隨即多了一位好徒孫。

 

今天是情人節,就讓我這位結婚已差不多三十年的「太師傅」,向各位徒弟徒孫談談「情是何物」。

 

時至今日,愛情已變得十分脆弱兒嬉——來時匆匆,去也匆匆。愛情不應該是長久的嗎?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蘇軾《江城子》)

 

蘇軾的亡妻離別多年,作為丈夫的,仍對妻子念念不忘,情在心𥚃,經得起歲月消磨——原來蘇軾也是一位十分長情的人呢!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李商隱《無題》)

 

愛情,豈是兩情相悅那麼簡單,也要考慮二人在志向並心靈方面的投契。

 

一對情人遙遙相隔,身上沒有長出彩鳳的翅膀,用來飛到心上人的身邊,仍能互相感通——雖然誇張了一點,卻正好道出愛情的更高層次。現代人有了手提電話,人與人之間可以隨時互傳訊息;可是,發了訊息不等如互相溝通。男與女之間,如果貌合神離,這還算是愛情嗎?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秦觀《鵲橋仙》)

 

愛情,是要經得起考驗的。不要因對方一時未能配合自己,而遷怒對方,甚至失去對他的信心。人世間,那有一段愛情,是不需要跨越重重考驗,才會變得更真實、更親密的呢!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龔自珍《己亥雜詩》)

 

真正的愛情,不以自己為中心,不以佔有對方為目的,而是不再自我,處處為對方的好處着想。落紅,就是凋落的花瓣;花瓣跌落泥土上,也要化成草木生長所需要的東西——這樣的愛情,不是最有情有義的嗎?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白居易《長恨歌》)

 

「相思樹下說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梁啟超《台灣竹枝詞》)

 

愛情這回事,是不容易處理的。按校長多年來的觀察,世間上,細水長流、矢志不渝的愛情較少,而像煙花般燦爛、過後歸於平淡的較多——起初甜甜蜜蜜,後來苦苦澀澀,最終平平淡淡。試問人世間,又有那一樣東西比起「情傷」更能傷人呢?

 

在此奉勸大家,作為莘莘學子,應以求學為重,不要輕易動情,以免覆水難收。

 

到了大家日後長大成人,心智更加成熟,而害怕輸在愛情的起跑線上時,便回來找「太師傅」談談吧!

 

最後,送上大家播道書院中文科主任很喜歡的一首詞: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爲誰春。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納蘭性德《畫堂春》)

 

盧校長

原文載於播道書院家長平台,盧校長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