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快啲啦,咁冇用㗎你,你不如死咗去啦。」嬌滴滴的咒罵聲突然在身後響起,正在學校梯間行走的我嚇了一跳。回頭看看,見到一個大概是三年級的女同學向我怒目而視。

 

「啊…真係好嬲咯,啊sir行得咁慢。」我微笑著說。我想,若被其他老師聽見,同學應會被冠以「不尊師重道」之名而責罰。

 

「我個書包好重呀!唔該你行快啲啦!」女同學聽到我的反應,語氣似乎也軟化下來。我相信,剛才我那句回應,正好觸及到女同學的心懷,改變了她的態度。可以推測,假如同學日常以這種方式說話,大部份成人都應該只會予以責備;卻沒有人嘗試用心了解背後的原因?

 

小女孩可能欠缺適當的表達技巧。小孩日常要面對的社交場合不多,應付各種社交環境的經驗相對淺。他們因而未發展成熟的表達技巧,以妥善表達自己,實在正常不過。身為成年人,根本沒有甚麼好動氣,反而想想怎樣可以跟這位女孩多多練習,使她表達時更加得心應手。

 

另一個可能性是,惡言相向是小女孩的習慣。好惡愛憎乃人之常情,是甚麼令女孩的心懷當中藏著如此憎惡情緒,而且需要訴諸惡毒說話?一個人走得比較慢,因而希望了結其餘生,「前因」跟「後果」的嚴重程度並不配合,甚而略為不合常理。然而,她背後隱藏的怨恨感覺卻不難揣摩。「行得慢」或許只是一個「火藥引」,觸發其憎惡情緒。因此,可以推斷女孩想咒罵的並不是我,而是另有所指。她的咒罵說話並非指向我,反而道出了她在情緒上正面對一些困難,那我還有甚麼理由好憤怒呢? 

 

最近因為疫情,收到很多家長投訴,指子女的情緒比以往有很大反差。例如,家長表示近來子女無緣無故發脾氣,明顯比以往更加躁動不安,甚至乎顯得有點抑鬱。疫情反覆至近日才衰退,但長達四個月的轉變,使大家感到極為不安。不論年紀大小,我們都是血肉之軀,故此,子女出現情緒反應,正常不過。復課在即,不知子女返校後又會有甚麼情緒反應。請家長記得,面對如此社會環境,有情緒反應是最正常不過。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陳凱榮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