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導心理學】公民角色與自我認同

人生經歷會塑造新的價值觀及個人特質,在這場尚未完結的社會運動當中,年青人除了要照顧好自己和身邊的人的情緒之外,有時難免對自己及將來產生懷疑,例如不肯定自己應否參與某類活動,原有的生活怎樣安排調節等。如果可以適時審視自己的身份認同,好讓自己更清楚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便能更了解可發展的路向,減低迷茫。

 

在生涯輔導中,有一些理論可以幫助我們從身份角色的視角中認識自己,為自己在不停變化的生命中定位。學者舒伯(D. Super) 的生涯發展論中提到角色與生涯的關係。那甚麼是角色呢?學生、公民、退休人士、老師、子女、父母、打工仔、老闆⋯⋯這些統統都是不同的人在人生中可能會擁有的角色。我們在同一時間,亦很有可能擁有多於一個角色。舒伯就以一個生涯彩虹圖展示(圖示)出一個人在不同人生階段中的其中六個角色。通常我們都會鼓勵畫圖者選出頭六個最重要的角色。圖例所示,著色越濶,表示對該角色所花的時間及投入度越多。有時我們亦會邀請畫圖者用著色的深淺表顏投入程度,色越深,表示對該角色的投入度越高。

 

對角色的投入程度與所花的時間,對我們有甚麼影響呢?例如小明是一名學生,同時是一名要負責照顧弟妹的兄長,亦是一個學會的會長,及一名電玩遊機玩家。他同一時間就擁有至少這四個角色,這些角色會直接影響到小明的時間分配,和在不同角色中的投入程度。例如小明原本非常投入做電玩玩家,好想花更多時間打電動,而當家人恰巧需要小明幫忙接送弟妹到興趣班,還要準備明天的測驗,小明要決定是否放棄打電動的時間。如果小明同時注重「學生」的身份,想於成績有好表現,很有可能他會主動放棄打電動,將時間放於溫習上,而覺得值得做這個取捨。假如小明不投入,甚至不喜歡做照顧弟妹的兄長,很有可能他會埋怨幫忙照顧弟妹影響到他的溫習,或者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花上自己的時間接送弟妹,實際上亦少了時間溫習。

 

從以上例子所見,投入一個角色與否,結合在不各角色所花的時間,多多少少都會影響我們怎樣看待我們就著角色所做的行為及選擇。綜觀媒體上報道的青少年,因著這次的社會運動,令他們的公民角色變得十分突出,然而每個人對該角色的投入程度及可以投入的時間都不一樣。有人會因為自己的投入不足而內疚,認為自己做得不夠多,不夠好,而這些人其實都與其他人一樣關心身邊的人和事。正因為每個人同時擔任的身份角色有異,我們可以試著由自己的生涯彩虹圖中,看看自己的角色分佈,就會知道有人需要投放更多心力在家庭,有人可以投放更多心力在公民角色,並沒有一個標準答案。明白自己在不同角色擔當的位置及可以分配的時間,能更欣賞自己及別人的付出之餘,亦能為自己的將來作規劃。

 

參考資料:洪鳳儀(2000)。生涯規劃。台北:揚智文化

輔導心理學家 黃家盈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分部

 

 

關於黃家盈小姐

曾於主流中學擔任成長導師,為學生提供情緒支援,及協助帶領學生成長活動。現於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擔任輔導心理學家,為青少年、兒童、大學生提供心理輔導服務及校本服務,包括個人成長、兒童評估、情緒疏導、人際關係、職業生涯導向等。

 - 香港樹仁大學社會科學碩士(輔導心理學)
 -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 亞洲專業輔導協會(香港)註冊臨床督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