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一般香港人為提升衛生防疫措施,都忙著要四出張羅口罩、消毒用品、米糧、甚至厠紙,而生活上也要適應各種各樣的變化,如一般大眾要熟習在家工作、子女需在家「停課不停學」、老師要適應各種軟件進行網上教學等,似乎市民除了本身疫情的擔憂外,亦要重新適應各項生活日常。

 

其實人處於適應期就會面對較大的壓力,Holmes及Rahe曾於1976年進行了一項心理研究,當中發現在我們生活中發生的事件會造成不同程度的壓力,不管是喜事,如升職、結婚;或是悲傷如親人死亡;或中性如搬家等,當中最大壓力是面對「配偶死亡」,最輕的就是「輕微違規」。這些生活變化一旦發生就對我們心理造成壓力,如同一時間應對多項變化,造成的壓力也會隨之上升,我們亦會傾向利用不同方式去應對壓力。

 

面對生活的壓力與不安感,其中一項應對方式就是「從眾行為(Conformity)」,亦是一般大眾所指的羊群效應。 社會心理學家Asch早於1951年就透過研究證實當個人與其他人意見相左時,會因群體壓力而遵從多數人的看法,即使當事人明知一些事情不合理,卻因不跟隨其他人行動而產生一種不安的感覺,結果還是會選擇跟隨他人行動來換取內心的安全感。若社會上越多不安事件發生,一般大眾就越容易以從眾行為換取內心的安全感。

 

筆者認為面對前這所未有的疫情,產生不安、焦慮等情緒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從眾絕非是最佳的定心策略。面對令人焦躁不安的訊息,除了坊間鼓勵大家要先Fact Check核實資訊外,大眾亦可以理性方式面對,如嘗試量化各種生活必須品的消耗速度,以最近事件為例,大家可計算一下平常一家人需要多久消耗米糧、厠紙等日用品,再評估自己短期內是否有購買需要;倘若真的有,亦建議要思考家中有多少存放空間。面對不安,適當的理性思維可有效地避免衝動消費,亦可預防焦慮感飆升。最後筆者想借用日本一家藥妝店最近於店內張貼的一長告示提醒大家,「沒有不停的雨,天一定會晴;互相爭就不足,互相分就有餘」,盼望大家都能參透當中的道理。

 

參考文獻

Asch, S. E. (1951). Effects of group pressure upon the modification and distortion of judgment. In H. Guetzkow (ed.) Groups, leadership and men. Pittsburgh, PA: Carnegie Press.

Holmes, T. H., & Rahe, R. H. (1967). The Social Readjustment Rating Scale.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11(2), 213–218.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余鎮洋先生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