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事情不明就裡,惶恐感覺往往率先出現。它躲在內心某處悄悄「發功」,既製造恐懼、不安,又使喚身體接收各種資訊意圖恐嚇主人。舉個例子吧。兩星期前突然有消息指將會有廁紙荒,但事出何故,大家「存而不論」,卻會瞄準貨架,認定是廁紙供應緊張,結果驚惶四出搶購廁紙。此之香港一大奇聞,卻仍可理解:面臨疫病,市民內心其實相當害怕。

 

另一個緣於忐忑不安之集體行為,應為購米。農曆新年在本港可視之為假日,即使公眾假期謹此三天,大量市民亦未必如常開市。故此超級市場未能「返貨」,實屬正常。可惜當時疫情未明,一方面執拗住應否「封關」,一方面觀察住新型肺炎起源地武漢有多嚴峻,一時之間市民掌握不了時局發展;又眼見貨架上食品越來越少,於是又再陷入一編惶恐,搶購米糧。

 

疫情在港爆發月餘,教市民不知所措之事俯拾即是。要是安靜下來還原事件,不難看通一點:需說有沙士經歷,使大家懂得衛生、抗疫,可是疫症陰霾從沒離開 -- 一言蔽之,時間沒有沖刷走那段惶恐、忐忑、不安記憶,或許已成香港人的「集體潛意識」吧!生活本來有一定規律,若規律遭破壞,除了需要花時間適應新生活方式,同樣需要時間安撫失去舊有生活方式之心情。零三年試過,二零年我們再經歷一次。

 

撫平傷痛絕非朝夕之間,直至完全安撫心靈之前,又正席面對新疫情,該怎麼辦?有種專治心靈不安的處方非常管用,叫作「冷靜」;而我有特效配方,全名叫作「冷靜 - 疫情自處特效配方」,主要成份有二:釐清事實、足夠就好。面對未知所引伸之恐懼不安,要是與之苦苦糾纏,不如花心思「釐清事實」,理解是甚麼令自己恐懼,實際上又有甚麼證據支持這份恐懼,又有甚麼依據可以令自己不恐懼。另一成份叫「足夠就好」,正如在鬧廁紙荒、搶米潮期間,預其擺放自己在無止境的不安,覺得怎樣做亦有所虧欠,倒不如坐下來安穩心神,足夠應付眼前危機就可以。將來之事,不必在此刻過份擔憂。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陳凱榮先生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