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導心理學】個人價值觀與接納感受

近日的社會事件令許多人身心疲累,短短一星期左右,情緒波瀾起伏。有些人仍未消化,有些人重新上路,部署未來。近日主持輔導心理學部舉辦的緊急心理支援小組,感受到大家的無助、擔心和自責;同時亦感受到大家互相支持、明白和同理的力量。

 

在現場和一直看直播的人,都有著一份不解和擔心。一方面心裡有很多個「為甚麼」,不明白為甚麼會有暴力,為甚麼身邊的人會這樣⋯另一方面擔心親友安危,擔心社會和自己的前程。 突如其來的催淚彈,一幕幕的逃走、暴力的場面,讓人陷入恐惧的旋渦中。事件過後出現失眠、哭泣、不安等情況,原來於經歷危險及暴力的事件中,這些都是正常的連續創傷壓力反應(Continuous Traumatic Stress; Matthies-Boon, 2017)。因為這是事情均與我們一直學習的社會道德標準及認知背道而馳,腦袋未能整合發生的事,以致我們不能一下子接受眼前發生的事,認為身處的地方不再安全。假如負面情緒持續並影響日常生活,則需要尋求專業輔導人員協助。

 

社會事件除了打亂我們的生活節奏外,同時衝擊著我們的價值觀。受影響的人實在需要一個可靠安全的地方去被理解及聆聽,才可以重新整合事件與自身的價值觀,讓生活拾回正軌。可是身邊並非人人的觀點相同,有時更會為著不同的立場爭吵,徒添壓力。所以與人溝通時,切忌以怪責的態度看待對方,提醒自己感受沒有對錯之分,有時候靜靜地聆聽,已經是最大的支持。

 

除了接納感受外,在回顧時多留意事件中展現人性美善的片段,亦有助大家重燃希望。 有人主動清潔場地,有人保護弱小,有人仗義幫忙,在場人士合作為救護車開路等。這些都是重新肯定人性美好的實例,讓大家記得原本擁有的美德,亦啟發到往後遇上類似情況的處理方法。網絡上早前流傳著「end game」的說法,意指視示威有如電影的終極一戰一樣,破斧尋舟豁出去拼。然而隨著政府的回應,社會事件每天都有新進展,與「完結」有一定的距離。人往往會被這些價值觀推動行為,假如認為這是最後一戰,自然就更不怕危險,較少考慮將來。假如認為事件是過程的一部份,則會多考慮將來部署,會較小心衡量當下的決定。與作出生涯決定一樣,年青人考慮盡公民責任時,不妨留意背後的價值觀,為自己做個知情的決定(conscious choice)。

 

參考資料:

Matthies-Boon, V. (2017). Shattered worlds: political trauma amongst young activists in post-revolutionary Egypt, The Journal of North African Studies, 22, 4, 620-644, DOI: 10.1080/13629387.2017.1295855

 

輔導心理學家 黃家盈

香港心理學會 輔導心理學分部

 

 

關於黃家盈小姐

曾於主流中學擔任成長導師,為學生提供情緒支援,及協助帶領學生成長活動。現於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擔任輔導心理學家,為青少年、兒童、大學生提供心理輔導服務及校本服務,包括個人成長、兒童評估、情緒疏導、人際關係、職業生涯導向等。

 - 香港樹仁大學社會科學碩士(輔導心理學)
 -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 亞洲專業輔導協會(香港)註冊臨床督導